{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爱过我的师娘

爱过我的师娘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接触女人的身体。直到娶了妻子,我才明白当年她嚎叫大哭的真谛......高中一毕业,父亲就把我送到离家很远的朋友那里拜师学木匠。师傅是个很暴躁的人,喜欢酗酒,喝多了就拿师娘出气,非打即骂。师傅开的家具厂生意很红火,他经常上门为客户服务,有时出差或者推销业务,一连几..

好成绩的代价

好成绩的代价 这天晚上,在学校上着晚自习,我心里担心的不行,因为今天班主任许老师就开始找同学们谈话呢,估计是成绩出来了。担心也没有用,前面从老师办公室回来的同学开始叫我的名字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走了出去。  来到办公室门前,我推门走了进去。许老师正做在桌子前,见我进来了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示意我..

女老师的悸动

女老师的悸动 初夏,刚下过雨的晚上。操场的积水尚未消退,远远的传来连续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  刚进入这所位在新开发社区的高级职业学校教书的年轻女教师陈莉蓉,在黯淡的路灯下正走向她位于新建教学大楼旁停车位的爱车,新买的Verita,复古的酒红色正好与她的深蓝色套装相互形成强烈的对比……..